奶酥小狸

TR|长谷部烛台切沼下沉中|偶尔会产粮但还是个渣。励志做一个全能型的美少女。

房东企划的摸鱼…!这是由香头发都没梳顺就出去接长谷部和行光的剧情www

【房东企划】入住篇

Attention
*本作品是由《刀剑乱舞online》衍生的乙女向现代paro同人,腐向食用者慎入。
*渣文笔有,错字有,刀剑男士二次设定有,女主人公有名字,ooc有。
*总之还是第一次写这样子的企划,请多关照啦(笑)
*能够接受的话,祝食用愉快。
*刀剑乱舞乙女向现paro房东企划
*感谢 @安琳芙爾 太太的企划。
*还有和 @~五好烛民豚鼠♥~ 鼠鼠女儿琥珀的联动!ww

第一话 搬进公寓

随着“咔嗒咔嗒”一阵敲击电脑键盘的响声,一位橙发女子正聚精会神地编辑着一条网上招租的信息,电脑屏幕光照射到她的黑框眼镜上反射出一道蓝光,却照不穿她红棕色眼瞳中闪烁着的兴奋。
“呼欸……这样就好了吧。”
她看着电脑上自己编辑好的信息,松了一大口气。不料肚子却也坚持不住开始抗议了,无奈地摸了摸干瘪的小腹。
“呜哇好饿噢,已经坐了那么久了吗,那么今天该吃点什么呢——”
神琦随意地瞟了眼桌边运作着的钟表,最短的那根针正不偏不倚地指到十二的位置。想着自己已经完成了招租信息,不禁开始琢磨着午饭吃些什么。
“啊对了!今天去找琥珀酱吃饭吧,刚好做了一份新品,请让她尝尝味道如何吧。好——就这么决定啦~”
她按下网页上的发送键,离开椅子伸了伸懒腰。从冰箱里取出自己几个小时前精心制作的西式糕点,微笑着将它小心翼翼放进礼盒里,提上礼袋走到门口。回头望了望这个虽然被浅金色阳光充满了的硕大房间,但是没了人的话也会显得没有什么温暖。
“那么我出门咯。”
她这么和屋子说着,相信着不久可能会来的房客,开始幻想着与他们一起愉快生活的样子。你说为什么她会这么希望有人陪伴?可能是因为神琦由香这阵子过的太孤单,想和新的同伴一起生活了吧,这种寂寞大概就要从几个月前与家人分隔两地开始算起了。

……

市中心某家企业公司营业部——
“长谷部经理!这份文件准备好了,请您过目!”
“谢谢,交给我吧。”有着煤灰发色的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框眼镜,接过那位职员送来的文件,并向对方稍微点了点头表示谢意,便又重新在埋头于成堆的文件里。
说什么经理,其实也就是带新人然后看文件的活,不过既然是那位大人的旨意的话,就算再辛苦,我长谷部国重也会在所不辞的。
长谷部心里暗暗想着,突然醒悟到自己已经失神,甩了甩头让自己保持清醒,果然长时间的工作没有休息,还是会影响人的工作效率的。
长谷部先生的一举一动当然不会不落入那些痴汉女职员的眼里,她们不禁开始心疼起她们的职场男神来。
“呐呐,你说长谷部先生是不是最近没休息好啊,那双有神的眼睛下面开始有着淡淡的黑眼圈了呢,好心疼啊呜呜。”职员A小声的对身边的职员B说着。
“嘛,这也没办法呀,刚刚上任经理肯定有些许不适应嘛,而且boss还给他安排了那么多工作,就更是雪上加霜了吧。”
“唔——boss也太坏了吧,不就是知道长谷部先生的‘社畜’属性了嘛,但这样压榨职员真是太不厚道了吧!嘴上说着什么为长谷部先生好,其实就是想给自己的假期找借口嘛——”
“噗,你这‘社畜’说法倒也真的是事实,谁让长谷部先生那么敬业啊,不要假期不要加薪水就是要一心一意为公司为boss做贡献,这种职员不被压榨才怪啦。”
“欸——连你都说这种话!要是我的长谷部先生身体垮了该怎么办啦!”
“啧啧,什么时候长谷部先生成你的啦?”
“哼我不管,我一定会做长谷部先生的妻子的。”
“胡说。明明是我!”
“你!……”

“够了!都给我闭嘴,有这闲工夫你们怎么不多做些文件!还不快工作!”就在两位职员要吵起来的时候,坐在一旁的副经理听不住了,站起来就对两位公然痴汉的女职员就是一顿呵斥,虽然她们的新经理的确非常优秀,但他也不会放任这种侧面偷懒的行为。
“好……”那两人突然就像泄气的气球一样,奄奄地回到各自的工作里去了。当然这些动静,沉浸于工作中的长谷部先生根本不会在意到。

时间的小偷窃走了时钟转动的分分秒秒,下班的时间就到了,长谷部取下了眼镜,捏了捏自己发酸的鼻梁。
“啊,就已经下班了吗?”长谷部反问了自己,才猛然想到今天在市中心租的房子已经到期限了,再重新续费钱也没够,应此他和行光答应好了今天要租一个新房子,眼见时间那么晚了,再跑去招租中心的话就太晚了,所以他准备在当地的网上招租中心碰碰运气。
长谷部的视线在电脑屏幕上扫了扫,盯住了一则今天中午刚发布的招租信息,是一个接近市郊别墅小区,看房主拍的照片环境也算不错,价钱和现在自己准备的相近,特别是最后一条——“若租住成功的话,每日房主将免费提供伙食”。
“这个家伙,究竟是多想被招租啊。”长谷部看到这里不禁笑了起来,鼠标移到了“租住”的按键,点了下去。随后拨打了招租信息下面的电话番号。

与此同时,正在和挚友谈心的神琦小姐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“啊,琥珀稍微等我一下。”她对身边的浅金发色的女子这么说着,手在包里翻找着声源。
“No problem.或许是租客哦,小由香快接!”那女孩笑眯眯地看着她。

“啊找到了,”神琦接了电话“喂喂,这里是神琦。”
“您好,您就是神琦由香小姐吧,我已经在网站上租下了你的房子,请问一下明天就能住进来吗?”那边是一个好听的男性嗓音。
“当然可以!能请您给我发一下您的个人信息吗?如果还有人和您一起租住的话务必也发一下,就身份证以上的信息就好。”
“好的,那请你先不要挂电话,”长谷部在手提电脑上编辑着什么,按着邮箱地址发了过去,“已经发过去了,看一下吧。”
“嗯嗯好的我收到了哦!那么是……长谷部国重先生和织田行光先生对吗?”
“恩。”
“好的!那么明天到了的话请务必给我打电话,谢谢您的租住。”
“不客气,明天见。”
“明天见,长谷部先生。”

“呼,好了。”挂了电话的神琦一脸愉悦,她兴奋地握住了友人琥珀的手。“有客人来租房啦!噢噢噢!”
“哈哈。Congratulations!由香你终于有租客啦!!”琥珀也是一脸开心地为由香祝贺着。“那今天为了庆祝,晚饭我来做!”
“琥珀万岁!”
两个女子笑着拥抱在了一起,嘻嘻哈哈的充满了温馨。

“长谷部,联系好了么。”一位有着紫色短发的少年拍了拍长谷部的肩膀,挑着眉这么问。
“算是联系好了,那么今天我们就去酒店住一晚吧。”长谷部看了看座位后的行李。
“搞什么啦,干嘛不就今天搬进去。”
“别人或许还没准备好呢,行光你能不能动动脑子。”
“哦也是哦,还有你说这话是不是想打架啊?!”
“安静点,我还要开车的。”长谷部瞅了行光一眼,便扭动车钥匙踩着油门向酒店方向驶去了。

第二天一早,还在梦里想着和新家人一起愉快生活的神琦就被手机铃声吵醒了。她揉了揉眼睛接下了电话。
“喂……?”
“神琦小姐,我和行光已经到小区门口了。”
“噢……噢!!!啊抱歉我马上来!”
说完就立刻挂了电话,留着一脸茫然的长谷部盯着手机。
神琦现在有一万种冲动想死,昨天晚上和琥珀太开心了忘记早上还要接租客啊!!她连妆都没上新衣服都没找啦!!飞速地洗漱,换上自己还算蛮喜欢的碎花连衣裙,扎了双马尾就拿着钥匙就飞快往小区门口奔去。

长谷部正收拾着行李,就看到远处奔来一个扎着粉色双马尾的女孩子。只见她先是四处望望,看到自己后就立马往自己这边跑。站在自己面前后,发现还是有个十分可爱的女孩,大大的红棕色眼睛和正在微微喘气的樱唇——发现自己因为一个女子愣了神以后,长谷部尴尬地咳了咳。然而不只长谷部愣神了,行光也同样如此。
“呼……呼……你们好,想必两位就是长谷部先生和织田先生了吧。我是神琦由香,以后就是你们的房东了……”糟糕,跑得太激动了搞得自己上气不接下气了。
“你好,神崎小姐。还有你没事吧……?”长谷部看着面前这个气喘吁吁的女孩不禁开始担心起来。
“没……没事!我很好!”
“其实你完全不用那么着急来接我们的……”
“怎么不急!要迎接的可是我未来的新家人……”神琦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这种称呼太容易让别人误会,便立马改口“新租客噢!所以没事的!”
“新家人……?”长谷部觉得好笑,这个女孩子原来是这么想的吗。
“啊长谷部先生!你们的行李就是这些吗!我来帮你们吧。”
“那拜托了……等等不是让你搬动它们!”长谷部真的快笑出来了,难道她不知道有搬家公司这种工作单位吗。
“我的意思是,拜托你给工人们指一下你家的方向。懂了吗?……噗嗤”天呐,她这样懵懵的表情真是太可爱了了吧。
“噢……噢,那请走这边!”神琦尴尬的笑笑,便跟着工人一起往公寓的方向走去了。
长谷部看着那女子离去的背影,不禁感觉到一股奇异的情愫涌上心头。
“家人吗……以后也请多指教了。”

TBC

嗷终于肝完了!!爆肝啦www,还是第一次写这样的企划,请各位看官们愉快地食用噢,有什么意见也请多私信或者评论!不介意的话点下心心吧www爱你们qwq

2017.7.10 奶酥小狸

(*/ω\*)被抱起来啦w
光忠的眼睛参考了msk式www头发是参考了kei子_(:з」∠)_ww
…画得好丑噢xxx但我会努力的!

放一下樱幸平常的人设 (●'◡'●)ノ♥jk是常服_(:з」∠)_还画了mochi樱幸和黏樱幸哈哈www
樱幸超可爱的!! (●'◡'●)ノ♥沉迷女儿无法自拔xx

jiang——和长谷部君还有光忠一起出来玩w

【破碎战场企划文】〖第一期〗初识

呜哇入了一个感觉相当帅气文企啊?第一次要求写是如何和自家付丧神相遇的……呜哇qwq希望这样不会烂大街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写了啊啊啊啊啊←打
*小学生文笔有
*轻微玛丽苏注意
*原创男审神者注意
*祝食用愉快

    “跟着那只狐狸走。”
    一个非常好听的声音从耳旁传来,自己已经听着它的指引走到了这个偌大的房子前,一只憨厚可爱的小狐狸从门缝里钻出来,向自己点点头,转过身去呜呜叫着,像是在说跟我来。
    要说到为什么我会在这,这也是个不短的故事,那还得从几天前说起——
    我叫苏锦凡,是个快要毕业的男子高中生。父母双亡,仅存的家人也在十五岁时逝世,在小说中非常老套的戏码就偏偏降临在了我的身上。就这么摸摸索索了两年,也总算是有了一个算安稳的工作。这还得多亏了父母给的好皮囊呢。
    完成了每日的工作,告别了老板娘,又开始走进图书馆消费着光阴。
    在痛苦的回忆后,对自己来说最大的消遣就是阅读课吧。古时候的织田信长,德川家康…个个都是有着鲜明性格色彩的豪杰。有的时候十分羡慕他们,能够带着宝刀在战场中杀敌,多么洒脱,多么勇敢…
    握紧了手中的书籍,书因此有了一点点褶皱。
    「啊啊!这可不行!书籍不能被弄坏的!」
    正慌乱着抚平着书籍上的细纹,突然听到了耳边有什么呼唤的声音。
    “锦凡……锦凡…”
    十分微小的声音也不能逃过自己的耳朵,皱紧眉头,转身看了看,并没有任何人。
    「嘛…是幻听吧?」
    这么安慰着自己,又沉头钻研着手中的书籍。
    果不其然,一个下午就这么荒废了,天空开始染上了血一般的红,渐渐转黑。
    回到空荡的家里,洗漱过后,沉重的身体重重地砸在了柔软的床上,十分夸张地陷进去了一点。
    「所以…那真的是幻觉吗?」
    带着这个疑问,渐渐地闭上了干涩的眼。
    一夜无梦。
   
    心中的疑问无法得到解决,还是想去一探究竟。特意请了一天的假,回到熟悉的图书馆,与熟悉的图书管理员打了招呼,走到熟悉的书架拿起熟悉的书籍。就这么痴迷地沉浸在此中。
    那声音又传来了,找不到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,依旧很悦耳。
    “锦凡…锦凡………”
    “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对吧?…”
    不知道怎么的,点了点头。
    “请听我说……请你务必到樱井公园的那条小路上…会有东西在等你…”
    它所说的小路,是之前自己摸索到的林间小道对吧?顾不得真假,放下书籍就往那个公园赶去。这样少见的举动,也引来了管理员的一脸疑惑。
   
    气喘吁吁地跑到了那声音所指的地方,与平常不同的是,那里突然多了一个被光充满的门。
    伸着手想去抓住,只看见手进去了一半,便停了下来。
    “进去吧,锦凡。”
    听着他的指令想不都想就跳了进去,无法理解自己为何如此相信它,只是一心执念吧。只是眼前一黑后,展现出来的是与自己所在城市完全不相同的景观。
    偌大的日本古代的传统宅子,大门虚掩着,隐约能看到里面有着很漂亮的院子,宅子外面是一些说不出名字的花草树木。
    ……很奇怪,这里为何那么熟悉?……………这不正是自己在历史书籍中看到的宅子吗?!?!
    惊愕地张大了嘴巴,此时那声音又传来了——
    “请走近看看吧,锦凡。”
    随着他的声音走近宅子后——便就是这样的场面。
    事情就是如此。
    我竟然到了一个完全不为所知的地方,还和一只狐狸进到了一个不知道是否有危险的宅子里。光是这个情节,在小说里都会被说无脑吧……可不知为何我却如此信任这个引导我的声音…以及这只小狐狸。
    突然它停住了,转过头用“人”的话语说着。
    “锦凡殿下您好,在下是狐之助,是您以后的指引者。”
    如果是位老者说出这句话,我是不会惊讶的。可这是只狐狸?!?!
    “您…会说话?…?”
    因为惊愕声音变得颤抖。
    “是的,锦凡殿下。”
    它恭敬地点了点头。
    “想必第一次见面,您会很吃惊,不过之后就会习惯了。”
    「不不不,这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」心里这么想着。
    “啊…咳咳恩,所以您找我有何事吗?”
    摆正身姿说到。
    “实际上,是有一事想要求您。”
    “因为在下感觉到了您的灵力,就在您阅读古籍时,呼唤您到达于此。当然并不是在下亲自叫您来的,而是…拜托了您的母亲。”
    「母亲…?自己已经去世的母亲吗?!」
    双手握紧。
    “在下先是受她所托,前来带您归往本丸,但在下知道您是不会和一个陌生的动物走的”
    它垂下了头舔舔爪子。
    “所以在下就让她带您来了。”
    “其实,您也发现了吧?有些历史书籍的历史被篡改了,您以为是印错了对吗?”
    被它道出之前发现的问题时,顿时抬起头看它。
    “这并不是什么印错的原因,而是有一些历史被篡改了,听起来十分不科学对吧?但是它真的被改变了,是被一些…暗堕的审神者们…”
    说到这它痛恨地用肉爪捶了捶地。
    “请您来…是因为在下相信您的实力和为人,能够帮助在下把历史修正回来。一段历史如果被改变的话,会有多么严重的后果,在下不用说,您也知道对吧?”
    「是啊…如果历史被篡改的话………嘶」
    不敢再想下去,摇了摇头,咬紧下唇。
    “如果能尽我的微薄之力,我一定会帮助您。”
    这么说着,跪下来向它行了礼。
    “多谢您能…相信我。”
   
    “您能够答应就好,不用行此大礼,毕竟以后您可是在下的主殿呢~”
    “恩?”抬起头看着它。
    “所以…只有我一人帮助您吗?这时候不应该有什么帮手才对吗?………”厚脸皮地问着。
    “哈哈哈…您真聪明,是有帮手,出来吧,被灵力所召唤的刀剑男士。”它拖长了语调,看着我身后的门。
    只听“咔啦”一声,古老的屏风门被拉开。走到身旁的是一个身着紫色西装的有着棕色短发的男人,身上的护甲互相撞击着,发出叮叮的响声,手中拿着看着十分熟悉的刀。只见他走到自己的前方,单膝下跪下来,紫色的眸中带有忠诚。
    突然心中一紧,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。
    “主,我的名字叫做压切长谷部,今后将陪伴您……”
    之后他在说些什么自己已经听不到了,脑中只回荡着一句话。
    「他说,他叫压切长谷部。」
    想到之前自己心中一直留恋的织田信长的那把刀,压切长谷部。狐之助也说过是刀剑男士——
    「事情变得……十分有趣了呢」
    脸上勾起了一丝玩味的笑容。

苏锦凡 人设

在看企划之前请务必看一下人设♡

姓名:苏锦凡
性别:男
年龄:17岁
身高:172cm
佩刀:压切长谷部
兴趣:阅读关于历史的书籍,在街边看风景。偶尔会弹弹吉他,逗逗小动物。
个性:因为有着一段黑暗的过去,原本儿时的活泼多语被强行改成了沉默寡言,会时常挖苦自己,但对身旁的人十分照顾,经常因为别人的事差点丢掉性命。非常护短,只要是自己身边重要的人绝对不会允许他们被欺负。非常时期会犯蠢,平常都是精明腹黑的模样。
外貌:
——头发:淡橙色的长发
——眼睛:孔雀绿
——肤色:病态的白皙
着装:在现世时穿着水蓝风衣,黑色长裤配V领浅蓝衬衫。会将长发编成辫子甩在脑后。
作为审神者时,会穿着深紫和服,下摆有墨蓝渐变。外面套着淡黄的有着樱花的花纹的羽织。将头发高高束起。

背景:即将毕业的高中生,成绩不算优异但是毕业足够了。父母在儿时一场异变中身亡,是和外婆一起长大,但在十五岁时外婆因病去世,从此沦为孤儿。在一次阅读历史书籍时发现有异样,被脑中的一道声音所指引而成为了审神者。似乎对压切长谷部这把刀有不小的好感。
备注:请勿在此人面前提及“雷”,否则他会变得非常抑郁,包括他非常害怕雷声。